「親愛的小雪,我想 … 」得獎作品

Written by THBrewers on 2017.02.06

對於這麼多認真寫下一字一句的朋友們,啤酒頭要向你們獻上真誠的謝意。是這些參賽作品,讓我們知道有時候做一些看起來微小、徒勞無功的事情,還是可以帶出人的溫柔與堅強。

­

­

從這些字裡行間,觸目可及的,盡是文字的力量。

­

16466746_10154511716358759_1983389067_o

­

­

「如果下雪天出生的女兒就叫做小雪吧。」
「生出了男孩子怎麼辦?」
「叫煤油爐吧。」

­
她獨行坐在暖氣充滿的火車廂中,看窗外大雪紛飛,聽前座男女細語。白雪蓋住林野與山丘,雪塊在屋簷垂垂欲墜,雪地汽車走出弧形的車痕,露出土地的顏色。從這個山陰行到下個山陽。

­
有些酒,一個人在冬夜喝,並不需要溫它。

­
比如一隻叫小雪的啤酒。

­

 

作者:Hsiao Mokki

­

­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
­­
「人生的長短是天注定,人生的精采是自己決定。」-溫咖啡

往年過了小雪這時候,表示妳店裡訂單將會面對新的山頭,耶誕新年的薑餅屋、薑餅人餅乾,還有農曆新年的南棗糖和核桃糖。在這段期間去店裡喝咖啡,看著忙進忙出的妳,旁邊放了一碗不知是中餐還是晚餐的麵條,難免會念妳再怎麼忙還是得要顧著身子別累壞了,得到的卻是一記苦瓜卻充滿成就感的笑容。

去年的小雪,滿滿訂單的山頭依舊,卻伴隨著不時傳來的咳嗽聲,妳卻笑著說只是小感冒不礙事的啦!越過這個山頭,農曆新年也過去了,妳卻在臉書捎來一句,「我得了癌症,得收起店來了。」

頓時,這座沉重的山頭就這麼落在妳人生尾聲上,是如此沉重又絕望!在陪妳度過療程煎熬之餘,我們也許下了好幾個夢想,像是去日本爬富士山、去自由之丘採購烘培器具,妳買我扛;妳也說了想去祕魯探險、去馬來西亞爬神山等,甚至等妳病好後,我們再來小酌幾杯慶重生。只是,當妳越過人生最後的山頭後,就沒再回來過了!

今年的小雪,獨自喝著啤酒看著一望無垠的星空,希望妳都好。

­
敬阿美,永遠的摯友!

­

作者:赤木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
­
那年我們新婚,我收拾行李向冬天的台灣告別,我在心裡計算著要跨過幾公里才能見到你,要跨過幾個時區幾個國家才會到達你的座標。

飛機一離地就開始拉近我們的距離,遠方的異國有熟悉的你,到了那裡之後我的黑夜跟你的白晝將會疊合。

西雅圖機場比我想象中的冷,你說美國是個有雪的國度,這個海港城市飄著小雪,我第一次看見白色的雪在掌心中融化,像是抓不住的童話故事。

我們坐在西雅圖夜未眠的電影餐廳裡望向窗外的港口,你在窗戶的玻璃吹了暖氣,用手指在霧氣上寫了:新婚快樂!

­

­

作者:陳筠涵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
­ ­
我仍堅持著,將杯盞當成餘暉。
直到麥芽黃睏了,你的唇瓣就會留下,繫舟般的雲雪。
那邊,還是雪嗎。
你說,那是冬季小小的眼睛,亮著,走著,尤其是在昶夜。
親愛的,為你朗讀雪。
走過了春沫、夏霖然後秋波,言語終會寫出,只有月牙彎的詩曲。
此今,我仍堅持,那邊還是雪;是要溫暖能夠朗讀出,親愛的。

­

作者:林益彰

­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
­

­

­

­

親愛的小雪,讓我又想起妳了 。
小雪,讓我想起了在今年京都下著初雪時遇見的她。
那是我們第一次相遇,在京都下榻的町房裡。
妳到京都參加研習課程,而我是獨自旅行的旅人,
禮貌性的問候後,異想天開的約妳一同晚餐,
沒想到你毫不猶豫的答應了。
晚上我們相約車站碰面,
在車站人來人往中看見妳,
綁著即肩的短馬尾,穿著套裝外加一件長大衣,靦腆笑著的走向我,
讓旅人沉寂已久的內心激起一絲絲漣漪。
吃過晚餐後,妳提議散步回去,
並肩走在回程的路上,路燈輕輕灑落勾勒出妳的輪廓。
寒風凍得妳臉頰通紅,而我細細看著妳的每個情緒,
就像初雪那樣的乾淨純粹。
隔天是分離的時刻,彼此留下了聯絡方式,
卻什麼也沒多說,便各自回到原本的生活中。

­
1892 公里的距離,1 小時的時差,
並沒有阻礙我們的聯繫。
我在這靜靜的聽你說著生活上的趣事,
你在那努力充實過好每一天的生活。
隨著時光匆匆,
在分離的這三百多個日子裡,
想念是正比的增加,
有些話沒來的及在下著初雪時告訴妳。
親愛的妳,
就如同初雪般驚喜的來到我的生命中,
輕輕的、慢慢的留下你的足跡,
我想告訴妳,
如果可以,讓我們再一次相遇在來年的初雪中,
喝著小雪,細細說著那些你我的故事。

­

­

­

作者:林喬翎

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◊

­

­
台灣很少下雪,頂多特別冷的寒冬裡,能在海拔特別高的山上巧遇。因此,對我而言,雪就像隔層紗的新娘,美麗卻又帶點神祕。更期待,有天能親眼目睹白皚皚的大地上,雪片紛飛,優雅且浪漫。

直到我十七歲時,才接觸到人生第一場雪。天色未亮,一行人已攻上山頂等待日出。隱約感覺到天空開始飄雨,雨卻落得異常慢。我好奇退去手套讓“雨水”落在手心上,就在此刻,不禁瞪大眼睛按耐不住興奮之情發出讚嘆聲接著大叫「雪!是雪嘛?下雪了!下雪了!」這是我與雪第一次相遇,儘管眼前一遍烏漆媽黑容易讓人缺乏安全感,跟印象中被雪覆蓋的銀白大地充滿詩意的畫面也有所落差。況且,雪花落在手心上立即融化,更別說來一場針鋒相對的雪球大戰了。要說老天愛捉弄人似乎還太早,因為後來才知道那根本不算是雪,只能算是“冰霰”罷!

又過了十幾年,已經飛遍世界不少小角落,當然不乏夢幻雪景,雪景夢幻得使人出神。有的伴隨著極光,有的一邊泡溫泉一邊欣賞,還有的坐在雪橇上飽覽這遍大地的白紗。雖然美麗,卻不神秘了。這何嘗不是種對愛情的詮釋?歷經幾場成熟的愛情再回頭看看第一次戀愛,儘管稱不上是愛情,仍足以讓人悸動。

直至今日,每次回台,下了飛機,偶爾還是會想起第一場雪。但既然那不算雪,就稱作小雪吧,跟初戀一樣。

 

作者:王善揚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