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酸啤酒的探索 】

Written by THBrewers on 2017.12.27

啤酒頭在 2017 年出了好多支酸啤酒,這些作品一字排開,清晰的列出了我們當初的想望與目標。

酸啤酒 Sour Beer 在啤酒世界上的版圖越占越大,僅是這近十來年的事。早期僅有歐陸的 Lambic 或 Flanders Red Ale 較為人所熟知,但這些年由於許多美國精釀酒廠的復興逆襲,市場上的酸啤酒開始多到令人眼花撩亂。

酸啤酒對於啤酒迷來說,一直有著承先啟後、畫上句點的功能。這是因為酸質開胃,複雜的酸又能清洗/覆蓋口腔的餘味,所以常見於聚會上的開始與結尾。所以我們在實驗著酸啤酒之時,一直思考著這個兩個要求:如何能像煙火般綻放,又如何畫下甜美的句點,這看似悖逆的目標 – 如何作到貝瑞·羅培茲 (Barry Lopez) 筆下的,同樣兩支三葉蟲,如何一隻能讓人「耳中洋溢巴哈的音樂,另一隻喚起的卻是海頓的曲調。」 實則隱含著一件事情的兩面性。

曙光金桔、暮望柳丁、浮螢百香果與學長生日快樂,這些以氣味主導的適合開場。

不醉桑葚、鳳梨貓與學妹生日快樂,帶甜味的則是屬於離別的場域,適合說再見。

看著這些酸啤酒作品一字排開,我們彷彿看得到當初的我們,實驗與推敲再推倒重來的過程。回望的過程詩意瀰漫,美在酸啤酒中被發現。

再見,再見。

[ 請理性飲酒,喝酒不開車 ]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